這一個月來就像做夢,雖然終於撐過了,但是還有第二階段(預防性化療)要繼續奮鬥三四個月。

會想寫出來,是希望看到的朋友們,可以好好注重自己的身體保養與健康。

因為,當自己認為自己很健健康康活蹦亂跳的時候,病魔也許已經悄悄的入住身體卻完全沒發覺。

這些日子,感謝很多貴人的幫忙,有介紹要我去做健檢的好友(大熊),照顧我的父母家人與親戚們,持續關心我的兩位同事(廟公跟辣妹),健檢中心的熱心提醒,來探病的朋友與工作上的partner們,榮總的超快速檢查與治療團隊。

都讓我發現,周遭這麼多人關心自己,當然也有少數朋友抱持的是冷漠不聞,真的是值得令人深思的人性。

不過,總而言之,定期詳細健康檢查非常重要,這次的事件,每個醫師都問我是怎麼發現的?

我也知道很幸運,所以未來會更加珍惜身體與保養的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3/13 - 康寧檢康檢查 

好朋友的老婆公司有辦理康寧醫院的高級健檢,買一張健檢卡再送一張卡的活動,所以建議我買,去年2013/10月就買了,不過遲遲沒有去預約檢查。拖阿拖的,終於在三月初跟康寧健檢中心預約到。

本來是3月初,不過因為我希望也能順便做無痛大腸鏡跟胃鏡,於是又延到3/13當天。

跟公司請了一天假,早上九點就報到了。

康寧健檢中心裡面有四五位護士,專門處理健檢的人士。我先做做基本的檢查如抽血、身高體重、肺功能、超音波、X光等檢查。之後就由專門的護士人員帶我去做比較進階的項目,這次的健檢最特別的就是斷層掃描跟無痛腸胃鏡,以前從沒做過。

 

斷層掃描就是圖片上常看到的一部大型拱門白色型機器,將人推進去掃描。

不過康寧的高級健檢斷層掃描只提供兩種,頭部與肺部的斷層掃描,於是我選擇肺部。

掃描完後,才早上十點多。無痛腸胃鏡要等到下午兩點...好久。

大約十二點左右,健檢中心的護理長走到休息區,跟我說了一件讓我有點擔心的事情。

他說,楊先生,剛剛我們斷層掃描的鑑識人員看到你的肺部片子有個結節,你可能要去醫院做進一步檢查比較好。我會請他們今天就將片子燒成光碟,讓你帶去給醫院醫師診斷,這樣比較不會浪費時間。

這時我心裡只是覺得有點奇怪,還沒有想太多。

中午朋友也來了,因為無痛腸胃鏡要全身麻醉,必須有自己人在場才能確保安全,所以等到下午兩點,我就脫光衣服只穿一件開放式檢查服躺在床上,醫生將灌了麻醉藥的氧氣罩放在我鼻子吸了幾口,讓我數1-10我就沒意識了。

等醒過來,也已經做完了,哪時的我有點像喝醉酒,直到回家,雖有些記憶但很多片段沒能記起來。

 

3/18 - 榮總胸腔內科門診 

 

這段時間,由於心裡有點擔心,於是網路上查了不少資料。有的說良性結節,

更多的是說惡性腫瘤,讓我越來越擔心。

也查到台灣針對肺部惡性腫瘤比較權威的一些醫院,例如榮總、台大、萬芳、奇美等等。

於是就選定了google出現率比較高的榮總蔡俊明醫師,掛了他的門診。

在這之前,還睡得著,只是有點擔憂。

直到當天,趁下午沒公事,自己就到了門診處,帶著康寧給我的斷層掃描光碟,才16號,問了一下護士小姐,
他要我先將斷層光碟影像先拿到一個下載處,等大約20分鐘才能下載讓醫生看到。

大約10點出頭就輪到我進去。

蔡醫師人看起來很和藹可親,但是他周圍有四五位年紀較輕的女醫師,有的打報告,有的看電腦,各司其職很龐大陣容的感覺。

我將我在康寧健檢的結果告訴了蔡醫師,他將斷層影像調出來看了看,

用滑鼠量了一下該結節的大小,說大概約1.7cm。

也沒多說甚麼,就只有要求旁邊的女醫生"給他安排切片檢查"。

那時候我還不清楚啥是切片...我以為就是從皮膚哪邊畫個組織就是切片。

問了一下蔡醫師,這個結節是甚麼回事? 是好的壞的? 蔡醫師並沒有正面回答,因為他說,沒有切片化驗,一切都不好說。

也問了蔡醫師,我看到網路上有說正子掃描,好像可以看到比較詳細的東西,他說那是比較後面階段在看轉移的狀況,你現在用不到。

於是就要我到隔壁跟女醫生確定切片時間。

到了隔壁診間,女醫生就大致上告訴我切片是怎麼做,並給了我一本書,要我翻一下切片那個章節,這本書就是後來買的"肺癌照護診治大全",
看到肺癌我心裡就有點涼了一半。

但還是看了一下切片的做法與內容,看完更是頭皮發涼。

這下不大妙,不過,切片沒結果前,還是甚麼都沒有定論,不要自己嚇自己。

但是做切片,要住院,這下很麻煩,我不想讓父母煩惱...怎辦呢?

切片的時間約在3/25,就是隔一周。

 

3/19 - 保安宮拜拜
 

將這個情形,跟同事講了一下,同事剛好是保安宮的董事,於是他帶我早上去保安宮拜拜,這是我第一次去保安宮。

買了香與金紙,拜完天宮,接下來跟保生大帝祈求完畢,請他保佑我健康平安不要有事,回過頭要插香,竟然將剩下的香頂到香爐上的爐頂,手上的香全滅。

我立刻跑去重新點香,但是心裡已經有了不大好的預感。

我同事自己也不小心香燙到自己的手,他說拜了幾十年這還是第一次。

拜完後,再給自己與另一位好朋友點了藥師燈,祈求能夠順利度過這次的難關(若有的話)。

這段時間,開始有點睡不好,睡不著...心裡擔心切片的痛與切片的結果。

也在今天老實跟老婆說了,畢竟到時候需要老婆cover,自己可以一個人去切片,但是住院晚上沒回家,父母會知道。

心裡想實在是對爸媽很抱歉,實在是不想讓他們擔心,我想等這件事情等有個確定,再說比較好。

老婆知道後也很擔心,但也沒有辦法,只能先這麼做了。

保安宮

 

3/24 - 榮總住院check in

 

周一下班後,帶著簡單的一套衣服,自己搭捷運坐到石牌榮總,到中正樓住院櫃台check in。

住到13樓,一個兩人病房。隔壁是一位看來是一位五十多歲的第三期的肺腺癌男病人, 

他的臉看起來非常腫脹,且似乎都是痘疤,我也不敢近看,但很有禮貌。

當天晚上,雖然是自己一個人不需要家人陪,但因為雙人病房的關係,怕影響隔壁病患,加上自己持續的擔心,一樣是睡睡醒醒。

榮總  

 

 

3/25 - 切片檢查


早上,護士通知我準備去樓下的斷層掃瞄室聽術前說明會,老婆也剛好請好假到醫院來,一起聽說明會的內容。

當天有五六位跟我一樣要做胸腔穿刺切片的患者,我是排第三位。

聽完醫師的說明後,我跟其他更晚做的患者一起回病房等待。

 

回病房跟同病房的男病人聊起,他當初照X光就發現有肺部有腫瘤,但他認為自己能跑能跳,體力不錯,
便拒絕接受進一步診治(我猜應該是逃避心態吧)。

但當他發現咳血時,已經擴散了,且腫瘤很大生長在支氣管上無法開刀,只能進行化療,真的看起來很慘。

希望這位大哥未來能順利治癒平安無事。

大約十一點出頭,有人來通知了,將病床推到樓下去,我跟老婆用走的到斷層掃描室。

終於輪到我了,心理面一直覺的很可怕的胸腔穿刺切片,不論是看書上寫的,或是醫師在說明會時說的,似乎都很簡單。

先固定好姿勢後,利用斷層定位好腫瘤的位置,先打麻醉針到皮下,再利用長針穿刺到胸腔內部,組織取樣,完成。

 

但實際上呢?

醫師們要我趴在斷層掃描專用床上,再將雙手放在頭上,推入斷層掃瞄機時,要依照指示暫停呼吸。

一開始還蠻輕鬆的,但是第一針麻藥打下去很痛,接著醫師會在背後插針(應該是定位插針),會感到酸酸麻麻的可怕的感覺。

 接著,推入斷層掃描機器,開始配合呼吸再定位,推出來,再調整插針位置,再推進去停止呼吸,再推出來重新定位。

 

中間這樣往返七八次吧,我的手開始沒有力氣,且由於我是趴著有點撐著的姿勢,所以開始無力,全身冒冷汗,這樣一來呼吸也跑掉,定位也不準。

 

情況越來越糟糕,總之最後終於完成了,花了約一小時。

 醫生說因為我的腫瘤小,位置又在肋間,必須很精準,不像其他人範圍較大好取樣。

 所以插了兩針取樣。這次的經驗真的讓我又累又怕!

 推出斷層掃描室後,躺在病床上就由班長將我推回病房,背後真的很酸很痛,躺著真的很不舒服。

 醫生護士觀察我只有輕微氣胸,大概下午五點覺得差不多了,準備要跟老婆離開,但左手與左背部還是很不適。

 

且我已經連續快24小時沒有進食了。

 

突然,正在穿衣服時,頭一陣暈眩,躺了下來,呼吸開始急促,幾乎吸不到空氣,好喘好喘,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了

 (說真的,這個切片比後面的開刀還難受,不知道是不是傷到神經,導致連續一兩周我的背部都持續痠麻痛,直到手術後才改善)

但護士過來,還是很淡定(我真的很佩服她,因為我就算不是演的,但表情應該也是很難受吧!?)

她說看了我的心電圖與其他生命跡像是穩定的,是我太緊張造成的,沒事的,就離開了!! 蛤?


也是啦~後來我跟老婆都認為我是飢餓血糖過低加上恐慌症引起的吧~

於是,待到八點多狀況好一點後,決定留在病房多一天。

 

老婆只好先回去,請弟弟先過來照顧我一下。

但是弟弟明天也要上班,他待到晚上十點多也回家了,依然自己度過一晚,

實在不好睡。

 

切片傷口真的好小跟打針一樣,但真的又酸又痛的呀!!

事後分析認為,心理造成的恐懼因素絕對會對身體造成影響

 切片後傷口  

 

 

3/26 - 出院

 

早上老婆過來,帶我一起坐TAXI回家,躺在床上還是很不適。

因為背部不斷傳來痠麻痛,我猜是穿刺的過程中傷及神經(護士也這麼認為機率蠻高的)。

這個背部的問題,一直到開刀前,都還沒改善,也一直讓我沒辦法睡好。

 

4/2 - 榮總切片結果門診

 

從做了切片檢查到今天早上要到榮總門診看切片結果的這幾天,完全睡不好。

晚上閉上眼就胡思亂想,想說會不會轉移?到底是幾期?未來怎麼辦?小孩這麼小怎麼辦?

怎麼跟父母交代?.....等等

甚至有天晚上摸到左腋下有顆小小的可能是皮下脂肪瘤,我都突然嚇得一身冷汗,想說糟糕!是不是轉移到淋巴了!!

 

終於,等到了要揭曉的這天。

 

到榮總,但由於掛號的號碼很後面,一百多號,我跟早上11點到也才30多號,於是中午先去吃飯,又等等等到下午三點多才輪到我。

進去聽蔡醫師說明切片結果,蔡醫師說切片結果是不好的,但是這個細胞並沒有很惡。但不管怎樣,就是肺癌。

問了一下蔡醫師,是哪一種肺癌,蔡醫師說是肺腺癌。

 

當下雖然沒有很晴天霹靂的感覺,但心情也夠差了....
(反正這段日子已經有心理準備了)

 

於是蔡醫師請其他旁邊醫師幫我轉診至胸腔外科許文虎醫師的門診,就約在4/3。

 

4/3 - 轉診至胸腔外科

 

早上先去做肺功能檢查,其實一下子就結束了,就是對著儀器吹氣測試肺功能肺活量。

但是距離下午的胸腔...還有好幾個小時,本來跟客戶先取消的site check,想想還是去幫他們做一下。

結束後,離開客戶公司,心裡想想真是有點淒涼,自己都這樣子了,還在想怎麼幫客戶完成任務。

下午回到榮總等到門診時間到,等許醫師了解狀況後,立刻安排4/5本周六做核磁共振,4/7下周一PET/CT Scan與頭部核磁共振。

明天就是4/4兒童節連假三天了,爸媽周六日要去二日遊,心理打算等他們回家後再告訴他們比較好,讓他們開心玩兩天。
晚上回家後,因為媽這幾天在問健檢的結果,我也只好跟他大概說一下檢查出有個白點,周六會去榮總做進一步的檢查,等檢查出來再說。

媽雖然有點懷疑,但因為不明究裡,所以也沒再問下去。
自己心裡雖然很擔心,但我認為,現在告訴爸媽並沒有意義,因為不論如何,事實已經擺在眼前,早點說跟晚點說都是一樣的,何必讓老人家擔心呢!

 

 

4/4 - 看奶奶

 

一陣子沒看奶奶了,今天兒童節放假,爸媽正要去安養院看奶奶,於是跟爸媽早上一起過去看她。

 

奶奶的情況看起來還好,但是已經不大能說話,吃東西也會用舌頭擠出來,叫他也認不得人了。

心理也十分感概,人就是生老病死,一切都很無奈。
 

沒想到下午,聽爸媽說奶奶狀況不大好,安養院送到附近的醫院去觀察了。

 

誰知道.....後面接下來的一切竟然跟連續劇情節一樣.....
 

晚上依然失眠,睡不著,大約凌晨兩點,聽到爸媽住的樓上乒乒砰砰,覺得奇怪...發生甚麼事了。
 

心理開始有不好的預感,聽到爸爸開門準備出去,我跑到門口問發生了甚麼事?
 

爸爸只有用手指頭比噓~的聲音,就出門了。
 

沒五分鐘,媽媽電話來了,她哽咽著說奶奶過世了,雖然奶奶已經超過101歲了,也算是解脫,但我們還是會不捨。
 

我心裡很震驚,怎會這樣.....早上奶奶看起來還好呀..?
 

當晚更是不用睡了,我接著聯想到的是,爸媽勢必得要開始處理奶奶的事情....這下我怎麼跟他們講我這件事呢?

 

4/5 - 混亂的開始

 

早上,媽媽就交代說要跟爸爸下南部去處理奶奶的喪事,若有事再聯絡我們處理。剛好,早上榮總的醫師也打電話來,跟我敲開刀住院的時間,看下周三可以的話就住院,

 

但實在不知道怎麼辦,只好問醫師是否能夠延一兩周? 因為我可能得回鄉奔喪,醫師說他是能體諒,那他會再打電話聯絡我。
 

這件事,老婆知道了,沒想到,老婆可能心裡也不知道怎麼辦又心急,只好偷偷告訴她媽媽這件事。
 

接著,開車跟老婆一起去榮總,進行核磁共振檢查。
 

核磁共振是最近一連串檢查裡面最簡單的,躺好推進去不要動就好,只是掃描頭部時,坑坑鏮鏮的噪音很大,要忍耐一下。
 

做完出來,接到弟弟電話,他劈口就說,我岳母為甚麼把我這件事情都告訴媽了!?
 

媽媽在南部處理喪事,聽到這件事情整個不能接受,快崩潰了。
 

這下完蛋了,我跟老婆說你媽幹嘛都講出來,怎會這樣?
(其實岳母也是為我好,不願意手術延期)

 

沒幾分鐘媽媽電話就來了,邊哭邊抱怨我甚麼都不講,還跟醫生延期住院時間,
 

要我千萬不能延..之類的等等。
 

我只好先簡單電話安慰她,請他不要擔心,我會聯絡醫師。
 

反正剛好我們就在榮總,幸好老天保佑,在胸腔外科的病房櫃台,找到電話連絡我的林醫師,跟他說明如果可以希望可以不要延期。
 

林醫師也說他會跟主治醫師說,應該是還OK。
 

媽媽打了好幾次電話,不斷的邊哭邊罵我為何不早點跟他說,結果遇到奶奶這件事,導致她完全不能進廟裡拜神求神拜佛(因為喪事)。
 

我心裡何嘗不是無奈呢?  誰知道這麼突然,上天要對我開這個大玩笑。

 

 

4/7 -PET/CT scan 正子掃描

 

今天是周一,上週已經跟上司說明我的狀況了,當然今天不用進公司。

 

媽媽請三姨與小阿姨陪我一起去,另外兩個朋友也嚷著要陪我去

 

@@ 真是,只是一個正子掃描,也太大陣仗了吧。

 

在正子檢查中心的櫃台前,大家坐著等了沒多久,就輪到我了。

 

躺在一個小房間,護士給我打了針(類似顯影劑,可讓嗜吸收葡萄糖的癌細胞有反應,讓正子掃描偵測出是否身上其他地方有轉移)

 

這段時間不能動,但是可以上廁所。

 

躺了60分鐘,讓針劑走遍全身。

 

接著就要躺到正子掃描儀器前,一段一段的掃描身體各處。花費時間大概30-40分鐘。

 

這段時間完全不能動,動到的話,後面醫師看到影像不清楚就要重掃,不管哪裡不舒服,真的都得用力忍住。

 

幸好,當我想咳嗽時,已經快結束了,等到做完我才咳嗽,真是萬幸。

 

做完後,等了大約30分鐘醫師說我可以回去了,影像清晰。

 

今天的檢查就這樣結束了,但這個檢查也是最重要的,因為結果會決定未來的治療方向。

 

4/9 - 住院當天

 

 

由於爸媽都在鄉下處理奶奶喪事,所以自己帶了簡單的行李,坐捷運到榮總報到。

 

從小最疼我的三姨,還有小阿姨,當天也陪我一起處理相關事宜。

 

由於是住院第一天,所以沒有太多事情。

 

下午還能跟三姨到醫院樓下的美食街喝咖啡~

 

回到病房後,護士說要先把軟針管植在我的右手上。

 

許醫師在會診時,告訴我正子檢查的結果是沒有任何癌細胞轉移,這個消息真的是讓我們如釋重負的好消息!!

 

爸媽也因為這樣,當天終於可以好睡了。

 

不過,住在醫院的第一晚,雖然有三姨陪我聊聊天,但我還是失眠。

 

很不好意思的,三姨看我翻來覆去,他也睡不好。

 

4/10 - 住院第二天

 

早上,許醫師親自做支氣管內視鏡,三姨跟表弟陪我過去。

 

我以為這種檢查還好,沒想到......一條細細的管子,從我口中插入,再進入"支氣管"進行檢查,要看看腫瘤的情況。

 

剛插入只覺得癢癢的,接下來,越深入我就越想咳嗽,感覺喉中都是痰,因為我鼻子有

 

點鼻塞,嘴巴又不能呼吸,於是越來越嚴重,吸不到氣!!

 

咳了好幾次,超難過的!!!!真的快憋死了!

 

過程中幾次許醫師還說阿鏡頭被液體遮住了,讓我更擔心檢查不順利重做又要受罪。

 

終於五分鐘後,做完了,許醫師說沒什麼問題,結束了這次檢查。

 

中午,林醫師安排病情說明與手術方式。

 

就在住院病房的護士站小房間,跟我還有三姨說明目前的病灶狀況與開刀方式,以及會手術會用到的自費設備的項目。

 

林秉毅醫師說明得很仔細,是非常有耐心的一位醫師。
 

下午,麻醉科植入疼痛控制器。
 

先到麻醉科報到,醫師問了一下病史,說明了一下麻醉的風險,然後就直接到隔壁的麻醉室,要在脊椎植入一根軟管。
 

我聽到又有點頭大....感覺很恐怖啊,因為醫師說這是技術活,做的都是很有經驗的醫師靠"經驗與手感"植入!
 

當然植入若不恰當,病人會有發燒、感染等其他風險。
 

躺在手術台上,感覺好熱鬧,很多醫生護士,走來走去喊來喊去,接著來了一位女醫師,要我身體捲曲成像是蝦子狀,這樣背部的脊椎會拱出來。

 

於是她在我的脊椎上開始按壓尋找,找到了一截脊椎後,就開始按壓按,再做消毒。
 

過沒多久,就說要打針囉,要我忍住,沒錯真的得要忍住,因為當麻醉針插入脊椎時,那種痠麻痛,我沒辦法形容。(但還算可以忍耐)。
 

然後,就感覺到,有根針,開始在背部的脊椎上,慢慢的一節一節的插入,又酸又麻,心裡又擔心插不好有差錯怎辦,眼睛只好睜睜閉閉,大氣都不敢喘,抱住捲曲的腳的雙手也因為過於用力有點顫抖。

 

終於,做完了,醫師要我躺平,蓋上被子,準備出麻醉室。

 

這時只有一點點如釋重負的感覺,因為,背部的那個點一直都是酸酸麻麻的,很不適。

 

這個感覺,不斷的持續到這根軟管移除的後面幾天,才消失.........

 

晚上,還有最後一件任務,就是灌腸。

 

護士要躺在床上的我,稍微脫下褲子,拿著管子從菊花灌入液體。

 

要我忍個五分鐘,再去上廁所。嗯,真的去上了廁所,不過,不管怎樣,這個任務算是這幾天來最輕鬆的了。

 

另外請醫生給我鎮定劑,因為我已經好幾天沒睡好了,希望留點體力應付明天開刀完後的痛楚。

 

且這樣三姨也才比較能好睡一些。

  

4/11 - 手術當天

 

早上我是第二台刀,親戚們都來了。

大概等到11點多輪到我,班長推著病床上的我下去開刀房等待。

進了開刀房,印入眼簾的三個很漂亮有很多顏色燈泡的手術燈,麻醉師將一個氧氣罩放在我鼻子前

告訴我深呼吸慢慢吐氣。

Then~我就不省人事了。

 

等到醒過來,已經在恢復室,有一點點模模糊糊的感覺。記得有個護士問我會不會冷,會不會痛,我點點頭說會痛(切了一個肺葉加上左胸有開刀傷口跟引流管傷口,不會痛才有鬼吧)。

實際上就是痛,但是那種疼痛能不能忍受我也不清楚。我現在想起來,還記得每呼吸一次就痛一次的感覺,真的是出生有史以來最大的折磨。
因為人一天要呼吸上千次,所以.....
 

他說那他把疼痛控制器的劑量調高到5.5,反正我也不清楚就說好。

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終於輪到我推出恢復室。

旁邊有多人人我也不清楚,就這樣迷迷糊糊的回到了病房。

 

當天晚上的事情也是後來聽家人說的。

 

我是八點才出恢復室,家人其實在下午快三點就看到開刀室通知請家屬入內,醫生把切出來的肺葉放在一塊綠色的布上,掀開來給家人看,並解釋一下腫瘤的狀況。

 

一片肺葉大概一個手掌大小,許醫師邊解釋邊用手術刀撥開,血還在流著。

 

他說腫瘤上面覆蓋著一層很薄的膜衣,厚度大概跟保鮮膜一樣吧。

 

如果腫瘤突破該膜衣,那麼就會有擴散的可能了,所以算很幸運。

 

且淋巴初步看起來也沒有感染,因此應該還算不錯。

 

接著就轉頭回手術房了,然後家人們待在外面又等到了四點多,就看到跑馬燈的訊息寫我已經進了恢復室。

 

沒想到到六點還沒通知要出來,又一直等到八點才推出來。

 

護士跟他們說,因為我說會痛,所以繼續觀察。

 

但是實際上,我在裡面,沒什麼人理我,護士也才來問我一次,調整嗎啡劑量而已,我自己也想快點出去阿。

 

晚上,老婆說要顧,但媽媽人在鄉下,打電話上來,擔心我剛開刀,老婆一個人這麼瘦小根本沒辦法幫我,堅持要另一個人待著。

 

我也是這樣想,於是請三姨的兒子留下來幫忙,他也很自告奮勇的要留下來。

 

後來證明,幸好他有留下來,不然老婆真的沒辦法拉的動我,尤其是當我要起床坐著咳嗽或調整姿勢的時候。

 

 

4/12 - 術後第一天

 

今天下午好多人來探病,除了老婆,大舅子,三姨,還有弟弟的老婆岳父母,幾個朋友。

其實我不是很喜歡這樣,一堆人待在病房裡,空氣又糟,大家各聊各地其實真的不是很安靜,我也很難好好休息。 

 

我曉得大家是好意探訪,但是有時候卻是反效果,也沒辦法說些甚麼。

這也是我不想讓太多人知道的原因,因為過於頻繁的探病有時候對病人真的很辛苦。

 

 

4/13 - 術後第二天

 

今天白天老婆顧,他說媽媽帶給他的壓力真的很大。
 

說我會得肺癌都是他沒照顧好等等的莫須有罪名。
 

我只能說,我是站在老婆這邊,媽媽再怎樣也是自己母親,因為奶奶過世,
他跟爸爸在南部,沒辦法上來照顧自己的兒子。狀況都只能靠電話知道,所以一定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,憂慮又擔心。

 

沒有一個出口發洩,請老婆多多擔待,我會找時間跟老媽溝通的。
 

早上大舅舅跟舅媽還有兩個表妹都來探病,還煮了粥給我吃。
 

晚上則是請老婆的哥哥幫忙照顧我。
 

照顧我的人都蠻辛苦的,其實術後這幾天我都很難睡,搞得他們也很辛苦。

 

4/15 - 術後第四天

 

今天,移除疼痛控制器,把安插在脊隨的那根軟管拔掉,其實拔掉沒有太多感覺。

 

而且拔掉後也輕鬆多了,腰比較不酸了,不過還是會不適兩天,之後就不會痠痛了。

 

不過,今天的拔尿管真的是很痛,一個男醫師,他幫我換藥兩天,動作都蠻粗魯的。

 

講話也都怪怪的,拔尿管前拿了一個針筒裡面有液體,打到尿管的另一個針孔中,我突然覺得尿道有東西灌入,接著他就直接拔掉尿管,也不先預告一下,實在是痛死我啦!!!!

 

拿掉後過了十幾分鐘才比較好一點,但當天尿道都一直感覺不大舒適。

 

 

今天來探病的人真是夠多了,不過因為我已經可以拉著管線到處走,所以跟一些同事朋友在病房外面站著聊天,也不大累,只是講話換氣還有點喘。

 

 

4/17 - 移除所有管線限制

 

 

早上拔胸管跟脖子上的針劑管,針劑管還好,沒有太大感覺。

但是拔胸管時,護士要我先側臥,當他把膠帶撕開時還好,接著開始拉扯,雖然速度很慢,但感覺非常的恐怖。

不能說是很痛,應該說是酸跟痛混合在一起的痛楚,忍耐讓我的臉很猙獰,折騰了五分鐘左右,終於將胸腔內的管子拔出來了。

聽母親說還蠻長一節的,拔起來後,由於胸管的直徑1cm傷口上面已經在開刀時有縫了線,所以胸管一拔起來,護士有馬上把線拉緊打結。

這樣血水才不會繼續流出來。

然後護士貼上繃帶包紮好,我全身又流汗了。真的蠻痛的!

不過,過沒多久,因為少了管線的束縛,其實活動就比較自在了。

咳嗽時因為沒有胸管影響,也比較不痛了。

今天比較煩惱的是,到底要選擇針劑化療好,還是口服藥好?

其實本來已經確定要選針劑的了,但是查了網路,很多人說植入人工血管很痛,不能碰水,不能提重物,不小心還會發炎,手不能舉高等等限制。

這樣到時候我怎麼運動做平甩? 想東想西的,讓我起了很大的動搖心理,直到打電話問了一位在亞東醫院擔任護理士的親戚,他的解惑才讓我比較放心。

因此明天還是告訴醫院,就選針劑植入人工血管吧!

 

 

4/18 - 植入人工血管

 

早上,爸爸依然很早五點多就起床了。我還在朦朦朧朧的睡覺。

 

等爸爸買回早餐,大約八點我才真正起床吃早餐。

 

早上主治醫師會診,進來就說我們還是選擇口服吧(應該是之前我們問了太多問題,讓許主任醫師以為我們有甚麼困難或是疑慮,所以乾脆建議我們吃藥)

 

我們立刻跟醫師說沒有我們要選擇打針,沒有疑問。

 

於是許醫師就跟旁邊的護理長說那就安排一下晚一點做人工血管吧。

 

 

今天週五開刀的人很多,護理長說可能會等到傍晚才會輪到我,去植入人工血管。

 

到了七點,叫到我了。剛好我的保險員tommy來探病。

 

班長推著手術床到病房等我,讓我躺上去,蓋上被子推到三樓手術室。

 

進了等待室,跟tommy聊了一下他的一些客戶遇到的類似狀況,讓我安心許多,

 

等到叫到我的名字,旁邊有個電動升降病床,移動過去後,進入到開刀室。

 

躺在開刀室,開刀的醫師很年輕,應該不到三十歲吧,不過看起來一派輕鬆,

 

還邊跟旁邊的護士聊天,說他的腳等等要去打石膏了。

 

接著護士幫我消毒左肩,好涼!

 

蓋上很多層的綠色毯子,也蓋住我的頭,所以我完全看不到手術的過程。

 

醫師說過程中有任何問題或痛楚就告訴他們,會立刻加打麻藥。

 

第一針就是局部麻醉針,這針是最痛的,但是還可以忍耐(比起之前的各種檢查與手術)。

 

接著,醫生應該是開始用手術刀劃開我的皮膚了吧,大概知道在幹嘛,不過沒有痛感,只是緊張而已。

 

然後,就不停地聽到ㄘㄘ的聲音,使用電燒所以有燒焦味,不知道在幹嘛。

 

有時候我的左手會抖動,也會有點痛麻,醫師說因為有反射神經,這是正常現象。

 

然後就感覺到他在不停的轉動,類似鎖螺絲的動作,好像是要把人工血管壓進去鎖好的感覺。

 

過程中都不會痛,不像網路上很多人說的,安裝人工血管很痛。

 

因為我問醫師,網路上很多人說很痛,或是找不到血管,醫師說我應該有在運動,所以血管蠻好找的,

 

比較難找的是女生跟老人家。

 

接著感覺到醫師似乎是在縫合,過程大約二十多分鐘結束。

 

呼~比想像中輕鬆的小手術!!

 

回病房休息,左手都不敢動,還在痠麻中。

 

可能等等麻藥退了才會痛吧 (不過後來感覺也是還好,類似刀傷的痛,手部動作不要太大即可)

 

剛開好刀的人工血管傷口在左肩,用美容膠布貼著

 

不過要注意不能高抬左手或做大範圍的甩手運動

 

人工血管

 

 

4/19 - 延一天出院

 

今天週六,本來主治醫師是說今天我們出院。

 

於是爸爸將一些要帶的,先早上帶回家,老婆來換班等辦出院手續。

 

早上樓下的鄰居阿姨伯伯來探病,堂哥大嫂也來探病。

 

不過早上許醫師過來會診,我們提出是否能再待一天,想說等傷口好一點,周日再出院,不然回家的話如果有甚麼問題,會比較麻煩。

 

沒想到許醫師跟旁邊的助理醫師討論後,說可以~~於是我今天就繼續再待一天囉。許醫師的人真的很好,我相信他在醫學界應該有一定的地位,因為也蠻有名氣的,但是看病時還有與我們對話,說真的完全沒有架子。

 

今天其實就沒有甚麼事情,下午睡了一下,看來昨天開刀的人工血管傷口狀況還OK,我就比較放心。等著明天出院。

 

 

4/20 - 出院

 

今天要出院,早上就等待醫師開診斷證明書,請朋友來載我。從10點等到快12點,老婆下去繳費拿藥,終於搞定了。

 

不過保險需要的病歷與切片報告,今天沒辦法出來,要等5/1門診當天才能去再申請。天氣有點微雨,一下子就到家了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這個月,好像一場夢,剛開始就像夢魘一樣,我很希望真的是作夢,可以趕快夢醒。

 

不過,當一切都是這麼真實的時候,我就不斷告訴自己,時間過得非常快,一定要撐過去,撐過去後,這段痛苦的遭遇除了是回憶,也是警訊。

除了不能怨天尤人,還得感謝上天給我機會這麼早發現治療。

 

再來,就等五月份開始進行四次針劑化療,聽說化療的副作用很多,但還是依人體質而異。

 

希望接下來的化療能順利,也相信我的身體可以度過接下來三個月的預防性化療。

 

然後,往後要好好的對待自己的身體,規律化自己的作息飲食,多做義工善事。

 

 

這次事件讓我省思了很多....

 

如是因,如是果,既造業因,便有業果

 

所以年輕時,得好好珍重身體,有年紀了才不會讓病痛反撲....

 

這篇故事也是作為未來審視自已的紀錄,因為我對不好的回憶記性並不是很好,過兩三年很多細節就會忘記,常常回來reivew,才能不忘於心上天給予的這個警惕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兵 的頭像
小兵

雜錄與收藏

小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